• 欢迎光临山西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网
  今日头条:欢迎光临山西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网,全新改版!
首页>> 老干部之窗>> 查看更多

“一人一个小故事”征文活动参赛作品:我和老狗皮褥子的故事


——— 山西省供销社副厅级离休干部 李仁卿
发布时间:2018-3-9 11:14:47 阅读次数:0 来源:本站

1950年6月25日,朝鲜战争爆发,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,1953年7月27日,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被迫在朝鲜停战书上签字,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胜利结束。1958年7月,志愿军撤军回国,我21军驻到山西。

回国时,我在朝鲜发的一条狗皮褥子也随身带回。这条狗皮褥子是志愿军的一个“老兵”了。发到我手里时,褥子上的毛已经磨损稀疏,有的地方已有破损。让我惊讶的是,它的背面竟有志愿军战友的一大块鲜血的痕迹。这张狗皮褥子是何时、什么人带入朝鲜战场的,它入朝以后的经历又是怎样的,以无从考究说不清楚了。但可以肯定,这张狗皮褥子见证了这场战争胜利的来之不易。有多少战友牺牲在敌机的疯狂轰炸之中、又有多少战友牺牲在冰天雪地之中、又有多少战友牺牲在一线作战的坑道和战壕中、又有多少战友牺牲在和敌人面对面的拼杀之中。

在朝鲜的五年当中,狗皮褥子陪我在阴暗潮湿的坑道里,和衣而睡,随时准备战斗,直到金城战役的结束。停战后撤到后方,陪我住过工棚,住过自己修建的简易营房。朝鲜的冬天是极其寒冷的,经常北风呼啸、大雪纷飞,是老狗皮褥子陪伴着我度过了五个不寻常的严寒之冬。1965年12月转业到地方以后,又经过了十多年的艰难岁月。在这期间,我和它相依相伴,不离不弃。

改革开放以后,日子逐渐好起来了,住房条件好了、工资每年涨着,家里的一些破旧衣物之类都逐渐淘汰和处理掉了。但这老狗皮褥子,我依然十分珍惜地保存着。它和我是有缘有情的,是有恩于我的物件。让我不舍、不能抛弃它更是因为它身上曾留着战友的鲜血,蕴藏着多少战友的躯体之温,饱含着多少战友在战火中所留下的硝烟气息,积淀着多少战友的红色基因和对党忠诚的执着,已使我对它产生了无比的爱护之心和敬重之情。这样一件对志愿军战友有过恩惠、对朝鲜战争的胜利做出奉献的物件,若将它抛弃,于心不忍、与情相悖,也意味着对战友的背叛,我的心灵将会受到无限的谴责。

我早已决定将老狗皮褥子作为一件历史文物,对它倍加珍惜和保管,让它在我家代代相传,以示后人不忘过去,珍惜现在,做新时代的见证者。

2017年10月

  • 延伸阅读